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七章(1 / 1)

大侠文学,dx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在这个世界,新闻的传播速度就在一呼一吸之间;杨帆刚刚回到家中电话铃声就响起来了,身边的亲友接二连三地打来了电话,其中最醒目的是白雪的几个电话;杨帆把电话调成静音,任由电话铃声响着;田乐山看到妈妈这个样子,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有些心慌。杨帆在沙发了坐了一阵,看到旁边默默盯着自己的儿子,她舒了一口气,对儿子说:“乐山,你爸爸的牌位被人发现了;虽然对于困在曼城里面的人,大家都觉得他们生还的希望不大,但是你爸爸牌位的出现就把这个猜测证实了;现在我们从哪里得到这个消息就成了大家都想探究的事情。”

“那我们就告诉他们吧,就是那天来的阿姨告诉我们的。”田乐山的心放了下来,对于他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然后呢,然后他们就会追问陈露阿姨;儿子,陈露阿姨告诉我们真相,我们不能把她推出去。”

“那怎么办呢,我们不回应就行了;反正我们两个都没有植入生物信息芯片,别人也不会知道我们的想法。”

“但愿吧,儿子,如果在学校碰到唐远牧,你就说自己对于一切都不知情;这个社会每天都在发生的大量的事情,人们每天都在接收大量的信息,等新的信息一层层地堆积上去,旧的信息就会沉积下去,然后关于你爸爸的事情就会被埋藏起来,那个时候希望不会再有人提起。”杨帆看着是在开解儿子,实际上也是在开解自己。

也就是那天晚上,云端就出现了一篇文章:关于田一方牌位的解说;里面竟然把整个事情解析得头头是道;从陈露传递消息,到杨帆的密友手苏清莲帮忙立牌位;这件事情的真相也就描绘得差不多了,就在不到两个时辰之间,大家的兴趣就都转移到陈露身上,然后关于陈露的丈夫胡南,和她那个誉为天才少女的女儿胡杨都被一一列举出来,最后连杨帆和胡南之间的陈年旧事也再次被写成专题;在这个生物信息的时代,虽然有生物信息保密局的监督,但是实际上每个人都是赤裸的,只是很多人选择了掩耳盗铃罢了;像杨帆这种对于科技的飞速发展保持着警惕的人也只不过比别人多穿了一条底裤而已。随着年岁的增长,杨帆越来越乐天安命,但是她也不能任由命运扑向自己,而毫无还手之力,她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她突然想到了那天高盛给的自己那个带有梅花图样的信封,那个被自己落在白大褂口袋里面的信封。

杨帆再次返回医院的时候,办公室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她从白大褂的口袋里取出信封,仔细比对一番,封口依旧被仔细的封好,并没有被拆封;她把信在手上攥了一会,一个镜头突然从自己的脑海里闪过,一个攥着梅花信封的男子和暗暗垂泪的母亲;她的胸口突然一滞,母亲当年带着自己离群索居,但最终还是摆脱不了命运的纠葛,这个信封又出现在自己眼前;她有些颤抖地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张照片和一封信笺,照片上赫然是田一方的灵位;信笺是上好的宣纸,字是宛然游龙的行书,“晚十点,皖婷湘见。”这个字和自己在书画展上面看的字是出自于同一个人的手笔,著名的书法家邱颜。杨帆靠着桌子平复了一下心情,这个时候她想马上见到邱颜,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杨帆收到信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信上面只说了时辰,并没有说哪一日;杨帆看了看表:九点五十分;皖亭湘见:麓枫路58号,离医院四十公里;不过在它周边有一个小型的胶囊穿梭站,而医院的旁边就有一个胶囊穿梭站,杨帆急匆匆地往站台赶去,在走廊上遇见值班的唐欢欢也是敷衍地打了一个招呼;此时胶囊穿梭站的人已经很少,杨帆不需要等待就进去了胶囊仓,投钱发射,也就是不足一分钟她就出现在麓枫站;麓枫路位于麓山下,而麓山是凤冠山脉的最高峰,这里已经是郊区了,除了出游,平时杨帆很少来。她从站台走出来,按照导航左转进入一条小路,路很窄,刚刚够一辆车通过,路两旁砌着比一人高的水泥墙,墙面上面长满了绿植,中间夹杂着白的,紫色的花朵,在街灯和月光的照映下让人觉着疏影横斜、暗香浮动。

杨帆沿着这条路走了大概五六分钟,然后右转见到一个水泥台阶,她拾阶而上,台阶的上方是一处木质的院落,院子外面的木柱上挂着两个红灯笼,她站在院子门口,看了看手表:十点过五分。看来是晚了五分钟,不知道人还在不在,她推开虚掩的院门,趁着幽暗的月光,见院子里面种满了花草,生意盎然。她沿着中间的石径往里走,朦胧间见一座两层的房屋,一楼的房门打开着,里面灯光摇曳,好像在等待客人的到来;她刚刚走到门口,一个大概90岁左右的老人从里面迎了出来,“贵客深夜到此,应该是邱女士所等之人吧,贵客请,邱女士已经在这里等了半个月了。”老人穿着玄色的丝质短褂,里面穿着白色衬里,脖子上挂着一个墨绿色的玉葫芦,加上说的的语气,让人恍惚间觉得自己是不是处于一个某个剧本里面。

杨帆对着老人笑了笑,“老人家,这么晚还打扰您,真是对不起。”

“人老了,睡眠就少了,恰巧有贵客相陪,岂不是美事。”老人家的说话时的语气如春风般和煦。

两人一边客套着,一边往里走;只见里面的陈设古香古色,灯光也布置得明暗相间;大厅里面被雕花的屏风间隔开来几个小空间,屏风外面的灯光显得又些昏暗,若有人在里面,也只能看到影影绰绰的人影;老人家并没有在一楼停下,而是带着杨帆循着楼梯往二楼走去,杨帆这才发现一楼二楼是架空结构,她们沿着台阶上去见上面有一个窄窄的长廊,长廊的一侧的栏杆,另外一侧是一间一间的屋子,房子外面的木牌上刻着“东君、湘夫人”等字样。最终她们停在刻着一个刻着“云中君”的木牌下停了下来,老人指了指房门,对着杨帆说,“就是这里了,贵客请。”

“谢谢老人家。”杨帆觉得深夜劳烦一个老人家很是过意不去。

老人也好像感觉到了杨帆的不好意思,对着她笑了笑,“无妨,再次见到你我很开心。”然后就转身离去了。

杨帆对老人家最后一句话觉得有些疑惑,但也来不及多想;她推门而进,房间进深不长,靠窗的位置摆着一张方桌,窗户对外开着,一股凉风吹进来,让人觉得凉爽舒适;方桌的右侧坐着一个50岁左右的美妇人,她见杨帆进来,赶紧起身相迎,行动间风姿绰约;和十年前和她相见更显风韵,韩主任有娇妻如此,何苦去曼城冒险;杨帆禁不住想要感叹一番,想着自己来这里是有正事,马上敛了敛心神,笑着迎了上去,“邱老师,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小帆,来请坐。”邱颜拉着杨帆的手在桌子两旁坐下。一时间两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炉子里面的水正好烧开翻滚着,邱颜给杨帆前面的杯子里面倒上热水,里面的茶叶开始舒展,杨帆把水倒在中间的盏里,邱颜又给倒上热水,这一系列的动作显得两人像老友般自然;“本来想用明前的龙井的,但是想来你们医生晚上睡眠不好,龙井过于清冽,就用了这沧海的普洱,也不知道小帆平时喝不喝茶。”邱颜开口打破了眼下的沉默。

杨帆轻轻喝了一口,“这个茶好喝。”杨帆平时倒是很少喝茶,但是她从小在沧海长大,平时母亲就喝这个茶。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来自:wap.。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dx94.com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