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侠文学>女生小说>强行进入的世界> 第十六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六章(1 / 1)

大侠文学,dx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就这样杨芸在知道自己的女儿谈恋爱后心放心地离开了,胡南在知道这个消息后黯然离去;一个青年才俊折戟在一个出身平凡的女孩手上,这件事情让人谈论了很久,胡南也沉寂了下来;再后来胡南在他的博士论文的致辞中写了一段:感谢曾经那些把我丢进黑暗中的遭遇,它让我在孤独绝望中摒弃一切世俗的追求,从而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大家心知肚明那是那是在影射和杨帆的事情,而彼时杨帆和田一方已经假戏真做,花前月下;人们又不免唏嘘一番。

杨帆一直觉得自己的田一方结婚就是命中注定,在两人交往中她一直很坦诚,甚至把自己一些很小的龌龊都和田一方说了;她也坚信田一方对自己是坦诚的,婚后田一方甚至把所有的包括他婚前的财产都写在她的名下,虽然他婚前并没有什么积蓄,但这足以证明他的真诚;她一直觉得自己虽然在亲情上有所欠缺,但是爱情却是美好的;但她今天发现田一方竟然有所隐藏,杨帆有些动摇了,那些直觉中感觉到的疏离感又再次涌上了心头,挥之不去;这么多年来杨帆和田一方甚至没有红过脸,但是她总觉得不论是谈念爱,还是结婚后,两个人之间总有一种相敬如宾的客气,在外人看来是神仙眷侣,而杨帆自己觉得他们之间总是隔着一层,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现在她脑海,她一直用田一方的性格本来就不是那种热火朝天的来解释着,以让自己心安理得。而现在她出现了怀疑,这颗怀疑的种子一旦落下,就会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接下来几天杨帆工作的时候也觉得心慌慌的,回到家中也觉得倦怠;田乐山感觉到了妈妈的异样,看书和玩乐的时候总是心猿意马,又不敢问杨帆发生什么事情了。杨帆前面已经为了牌位的事情请了1次假,她不好意思再次请假,好不容易熬到了周末,他打发儿子出去和同学踢球;然后找一个买了一副新的电子锁,找人换上。换锁师傅鼓捣了好一番,才把旧的锁打开,开门的那一霎那,一股霉味扑面而来,看来很久没住人了;杨帆抱着田一方的牌位走进门,地面上落了一层灰,窗户关的严严的,里面的陈设和以往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

杨帆站在客厅中央,看着熟悉的沙发和茶几,觉得那些旧日的时光就在眼前。“哎,哎,女士,女士……。”一阵叫唤声把杨帆从沉思中拉回来,师傅已经换好锁了,“锁已经换了了,现在帮忙设置密码,还是您自己设置?”师傅问道。

“我自己设置吧,谢谢您。”杨帆结完账,师傅看了一眼她手中用绒布抱着的奇怪形状的东西就离开了。

杨帆把门关上,把绒布打开,上面的字她竟然不认识;这不是楷书,不是隶书,也不是行书,她想起来是篆书;雕叔竟然用篆书刻了这个牌位,不过只要意思表达到了就行,至于用什么字体也没那么重要,她心里想道;然后找了一个地方把牌位放下。

杨帆走到窗前把窗户打开,一阵风吹过来,把房间里面的灰尘扬起,刚好一束阳光斜斜地照了进来,灰尘在阳光中舞动;杨帆看着着四周,也没有什么异样,只是田一方为什么把这个房子空着?在这里他有什么秘密吗?秘密这个东西,很多人努力的去隐藏,然后又有很多人努力地去揭开;在这个社会,隐藏秘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杨帆自己没有什么秘密,也不想去探究别人的秘密;而现在她站在这个房子里面,空空荡荡地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在回荡,这里也会有什么秘密吗?

杨帆走到书房,书房的窗帘拉上了,里面伸手不见五指;她按了按墙上开关,没有亮;看来是关了电闸,杨帆走到玄关处把电闸拉上;客厅里面的灯跟着亮了起来,地面上杨帆留下的脚印清晰可见;杨帆再次走到书房,在灯光的照射下,书柜和书桌上蒙着的灰清晰可见;杨帆的目光落在窗帘上面,以前的窗帘是绿色的天鹅绒,那是她选的自己喜欢的窗帘,而现在被换成了灰色的粗麻布,她记得田一方好像提过,自己喜欢粗麻布,但是最后家里的窗帘和陈设都按照杨帆喜欢的布置。

书柜里面的书之前被搬空了,现在里面却摆上了各种各样的摆件;杨帆看着各种造型的摆件整整齐齐摆放在玻璃体柜子里面,看来这些摆件都是主人喜欢且精心挑选的;书桌的台面上除了灰尘空无一物,看来是自己多心了,田一方在这里并没有特别什么秘密;杨帆倚在书桌前,欣赏书柜里面的摆设,有车模,有动漫手办,还有一些艺术品;只是一方怎么不把这些东西摆放在家里呢?杨帆心中疑惑,转念想到可能在一方的心里希望有一个地方完全属于自己吧,想着这几天脑海里出现的各种可笑的假设,杨帆心里自嘲地笑了笑。

杨帆到卫生间找来一块抹布,既然这是一方喜欢的东西,那得把灰尘好好擦一擦;她仔细地把书柜柜门和每一开放格抹得干干净净,然后把书桌上的灰也抹得干干净净;她在擦书桌的柜子时发现上面竟然有锁孔,这个抽屉上锁了?她记得家里的抽屉是从来不上锁的,她走到书柜前,仔细看了看最下一层的柜子,最后面两个柜子上面也有锁孔;杨帆在书房里面仔细找了一番,没锁的柜子里面就是放了些茶具茶叶和字画;杨帆刚刚放下的心,又被揪了起来;她看着被锁锁起来的柜子,一方有什么东西需要被锁在这个只有他自己进来的空房子里面?

可能是受母亲的影响,杨帆一向不喜欢去探究别人的事情,即使的关于一方,他愿意说的事情他就听着,他不愿意说的事情她也不深究;母亲老是对自己说:一个人知道的秘密越少活得越轻松,多知道一个秘密,就在给自己的身上加上一个重物;知道的秘密越多,身上的重物就越来越多,最终这些可能会成为一个人沉重的枷锁;而有有些秘密一旦知道了,即使只有一个,也足以压的人透不过气来;母亲即使临死前也嘱咐自己不要探究。但这些锁后面的田一方的秘密,如果田一方还活着,她可以让田一方自己来选择是坦诚还是不坦诚;而现在田一方已经故去,这个决定就在自己的手中;如果不打开,自己一生都会因为猜测里面的秘密而备受折磨;如果打开,里面真的有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那就是自找苦吃。杨帆走到餐厅,田一方的牌位被放餐边柜中,她看着上面字的线条走行,“田一方啊,田一方。”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长痛不如短痛,还有什么事情比母亲的去世,田一方的去世更让自己崩溃呢。”杨帆心一横,做下了决定;她心中某个地方咯噔一声仿佛响起种子破土而出的声音;那是很久以前,那个笑谈横刀立马、仗剑天涯的杨帆。她再次拨通了换锁师傅的电话,请他来把锁撬开;过了好一阵师傅才来,在这期间杨帆心中已经闪过无数的念头;这些锁对师傅来说轻而易举,师傅拿出一串铁片一样的东西,找到其中的一片对着钥匙孔一戳,没几下就对杨帆说好了,师傅倒是一个敬业的人,他只是轻轻地拉了拉抽屉,并没有打开;师傅一共开了四个抽屉,杨帆把师傅送走后,站在抽屉面前,迟疑了一下,把抽屉拉开;里面躺着的是笔记本,她一个个地打开抽屉,里面整整齐齐地躺着同一种类型的笔记本。

杨帆愣了愣,在她的印象中田一方并没有用笔记本的习惯;就是放到整个社会,现在也找不出用笔记本的人了,毕竟各种电子产品的出现和各大社交软件的盛行让人不再习惯记笔记,而是图文并茂地把自己的心得发在网络上,或设为隐私或公之于众。一个人的好奇心就连的九命猫也能害死,杨帆把这些笔记本都搬出来,整整齐齐的摞着,一共有12本;杨帆把封面最新的一本笔记本打开,里面已经写了大半,从元世界3028年开始。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来自:wap.。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dx94.com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