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侠文学>女生小说>强行进入的世界> 第二十五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五章(1 / 1)

大侠文学,dx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杨芸为了照顾产后的杨帆加上心脏出现了退化,退休之后就没有再返聘;她把老家的房子出租了后,带着几箱书和一些衣物就来了玉京;在杨帆的心目中,杨芸除了看书和临摹字帖外就没有别的爱好,杨帆还开玩笑地她说,等她到120岁的时候一定能够成为蜚声文坛的大家以及成为书法界的泰斗。那个时候的杨芸总是笑笑,然后说:出名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情,人怕出名猪怕壮,我就等我换了心脏重生之后,再回到沧海,继续做我的老师。谁也没有料到,在心脏移植手术的前夕,杨芸就在病房骤然离世,死因是:心源性休克。杨帆一直对于母亲的死持有疑虑,明明做好了一切评估,明明第二天就准备好了要心脏移植;却在头一个晚上毫无征兆地去世了。并且去世以后接到了她遗嘱:遗嘱里面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得清清楚楚,连沧海的房子都卖了。杨帆觉得好像杨芸对于自己的死早有计划,她一向怀疑母亲的死是预谋,不管是别人,还是杨芸自己;但是她在翻阅了杨芸的所有病例卷宗的时候,毫无破绽;甚至她还刻意回到过沧海,那里的房子已经被一家陌生人居住,而母亲生前的好友艾欣阿姨也恰巧去了外地旅游,那一趟也是一无所获。此次艾欣主动联系自己关于母亲遗物的问题,杨帆觉得很意外,也很期待。

杨帆在等待中度过了两天,这两天,她每天睡前继续读着田一方的故事。

元世界,3032年9月1日,阴;今天是开学的日子,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一名初三的学生,我得更加努力地学习,争取能够考到市一中的重点班,这样就离我玉京大学的梦想又近了一步;不过今天还有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就是周乐山的妹妹周乐萱也来楚英中学读书了,今天是她进入初中的第一天,我和周乐山带着她在学校走了一圈;我问她,她爸爸是校长怎么第一次来楚英中学,她笑着说:提前来就没有神秘感了,现在全校第一名的田一方和全校最绅士的周乐山陪我参观这个学校,是一件多么让人开心的事情。她笑起来真好看,我真的羡慕她这么一件小小的事情就能很开心。

元世界,3032年10月24日,晴;今天学校组织春游,周乐萱没有跟着自己的班级玩,而是像跟屁虫一样的跟着我和周乐山;周乐山叫她妹妹跟着自己班,不过我倒是很开心她和我们一起玩;我们在无动力乐园里面攀爬的时候,周乐萱很害怕,在我和周乐山的保护下,终于爬到了最高层;看着她害怕的样子,我觉得真有趣,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周乐萱也有害怕的地方。

元世界,3032年1月23日,阴;今天是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天,考试完了之后,我就和周乐山一起等着周乐萱下来;女生的动作就是慢,明明考试的时间一模一样的,她总是要磨磨蹭蹭半个小时才下来;我们一起走了一段路程,在分别的时候周乐萱对我说:田一方,以后你就和我哥哥一样叫我萱萱吧。我看了看周乐山,又看了看周乐萱;然后轻轻地叫了声萱萱;周乐萱笑着答应了一声,然后就和周乐山走开了。我看着他们两个走开的背影,一直到他们不见,我只觉得自己的心扑通通地跳着,还错过了一班车。

元世界,3003年3月21日,晴;今天公布摸底考试的成绩,我又得了全校第一名,我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萱萱,她很是替我开心;每次见到她开心的样子,我也很开心;不过今天萱萱告诉我:她哥哥是不准备参加中考的,因为他已经去玉京的一所著名的私立学校面试了,面试的结果马上就要出来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有些失落,但是周乐山能去玉京学习我也替他开心,我告诉他我大学一定会去玉京的,叫他等我;他点头答应了。

元世界,3003年5月8日,晴;今天萱萱对我说:田一方,你好像不会真正的笑是什么。我觉得很奇怪,我一直以来就很少笑,每次拍照的时候,我得用力才能挤出笑容;所以每次照片的出来的时间,我都觉得自己笑得怪怪的;然后我问萱萱:真正笑是什么。然后萱萱就笑了,笑得停不下来,然后她边笑边对我说,这就是真正的笑啊。我也跟着笑着,好像我从来就没有这么笑过。嗯,我一定要学会真正地笑

元世界,3003年7月28日,晴;今天中考成绩出来了,我得了全市第一;在毕业典礼上校长亲自给我颁发了奖状,他说我是学校的骄傲;园长也参加了我的毕业典礼,她代表我进行家长致辞;看着她虚伪的笑容,我觉得好恶心;萱萱刚好坐在我和周乐山中间,我感到尴尬极了,找了个理由把周乐山换到了中间。本来是美好的一天,却被园长这个老巫婆给破坏了。

在这一篇自己后面是一幅画,画上面是一个丑陋的巫婆被铁链锁住四肢和脖子,然后被拷在一根铁柱子上面,下面是熊熊烈火;旁边是一行小字:巫婆必入无间地狱。

看到这里杨帆觉得一种悲凉从心底升起,为了田一方,那个连真正的笑都要学习的少年;慢慢她发现自己不再需要刻意努力,就能把田一方从自己丈夫的角色中抽离出来;她看到的是那个悲苦的少年,努力地在自己苦难的生活中寻找那么一丝甜;她有点期待后来的故事,后来他为什么没有抓住那丝甜,至死成了他的遗憾。

两天后杨帆收到了母亲的遗物,那是一个木质的箱子,箱子上面的漆部分已经掉落,箱子被一把黄铜锁锁住了;杨帆看着这个木箱子,在自己的回忆中是见过这个箱子的,有一次自己出去玩的时候提前回了家,回到家中的一件事情当然是寻找自己的母亲;她怎么喊妈妈也没人应,最后她在母亲的卧室里面找到了她;她面前就放着这个箱子,母亲看到杨帆进来,赶紧把箱子盖上;从此之后她就没有再见到这个箱子了。

又是锁,现在的人把自己赤裸在信息网络中,却把所谓的私人物品用锁锁住,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看来又得找人来开锁了,杨帆对于自己不能第一时间打开这个箱子很是懊恼;不一会,田乐山打来了电话说:公司里面的首席画家把他推荐给了滨海青山苑的院长;然后他在电话里面兴奋地说,这可是首席第一次给人推荐,然后不停地对自己说:首席耶,妈妈首席耶。

杨帆对于画一直没有太多感觉,她从儿子的语气中得到一下信息:在绘画届:首席是个了不起的人,青山苑是个了个起的画苑,儿子是个了不起的儿子。杨帆只知道在玉京有个著名的画苑叫瀚海苑,不知道滨海的青山苑;杨帆是希望儿子在玉京的,这样就能自己近一些,她可不愿意儿子还没成年就离开自己。她婉转和儿子商量道:他们之前规划的是瀚海苑,瀚海苑是全国有名的画苑,从这个画苑出来的人大部分都可以考上国家美苑继续深造,以他的绘画功底和文化课程,完全可以去瀚海苑。田乐山好像打定主意去青山苑了,对杨帆说;“南青山,北瀚海;青山苑可是与瀚海齐名的。”这次母子两人没有达成一致就挂断了电话。

想着儿子上学的事情,杨帆把母亲留下的箱子和田一方的笔记的事情搁在一边;这天她以身体不适为由,提前了2个小时下班。她发信息给儿子这天下午去滨海找他;然后提前半个小时她就到了田乐山实习公司的门口;到了下班时间,远远地就看见田乐山和一个中年男人走在一起;他们两个人在热切地攀谈这,以至于田乐山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母亲热情地招手。等走到眼前,杨帆拉住他喊道:乐山。田乐山这才反应过来,然后指着旁边的男人说:妈妈这是我们的首席,景岚先生。然后对着景岚说:首席,这是我的妈妈。

杨帆这才仔细打量跟前这个儿子眼前了不起的首席,他五官单个看不是特别好看,但是搭配到一起有一种舒服和和谐;从内而外散发着一种儒雅的气息。景岚笑着对杨帆说:杨医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杨帆万万没有料到是这么老套的开场。不过景岚笑起来的时候浑身散发着温暖和真诚,又不由的让人相信他的话是真实可信的;杨帆也笑着说:景先生,谢谢你照顾我家乐山,改天有机会请您吃饭。杨帆本来也是客套的话,谁料到景岚顺着话就往下接: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杨帆顿时觉得有些尴尬,看在一旁的田乐山没心没肺地说着:好呀好呀,一起吃饭。

点击继续阅读本小说更多精彩内容,接着读>

本书由小说网提供。

活动:注册会员赠200点卷,

dx94.com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